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金陵瑰宝丨素胎勾勒神灵之精釉色渲染大千世界

作者:菠菜app    更新时间:2021-01-24 15:19

  青鸟被视为春神之使者,将这种神鸟图案与异兽、羽人纹、仰莲纹等经典样式共同装饰在青瓷上会呈现出怎样一种艺术效果?跟着小游来细细品味一番吧!

  ●青瓷质。圆弧形盖,盖钮作回首鸟形。盘口,束颈,圆鼓腹,平底。瓷胎白中略带灰色,外施青黄色釉。上腹一周贴塑四个铺首、两尊佛像、两个双首连体鸟,排列整齐,间隔有序,均以褐彩勾勒。胎上通体绘有褐彩纹饰,笔墨流畅,气韵生动,是我国迄今所见以绘画技术美化瓷器的最早器物,堪称早期瓷器中的艺术珍品。该器于1983年出土,精湛的釉下彩绘工艺,改变了人们对釉下彩工艺始于唐代的认识,把我国釉下彩绘工艺出现的时间提前了近五百年。

  器盖顶部以一个回首的鸾鸟作为盖纽,鸾鸟羽毛齐整,尾不太长,回首衔物,神情安详。鸾鸟所衔之物置于其背上,形状怪异,略呈正方形,内有刻纹,很像道经中的一道“瑞符”。道经中“飞鸾度化”“灵兽飞轩,金雀啣符”的记载,可能正是这一造型的寓意所在。

  鸟形盖纽两旁各饰一柿蒂纹,盖面上还绘有两个人首鸟身的“神禽”相对一株仙草翩翩起舞,仙草两侧各有一只动物。“神禽”画面较小,面部不清,头有双角,鸟身双翼。《抱朴子》中说:“千岁之鸟,万岁之禽,皆人面而鸟身,寿亦如其名。”在这个时代,这种人面鸟身的“神禽”是道教崇拜并加以神化之物。

  盘口壶颈部绘有七只异兽,除两只并列外,其余几只之间皆有形状相似的半身异兽图像。异兽面部轮廓稍圆,头似虎,颂后有鬃毛飘拂,身体不长,亦似虎身,唯尾较长,外形柔韧雄健,刚强勇猛。

  关于这种异兽的名称,有专家考证说可能是《山海经》中时常提到的“驺虞”,即白虎,是一种神化了的动物。战国秦汉时期,它被认为是守卫一方,驱逐邪恶,护送人们升天的神物。

  壶肩部装饰三组贴塑:四个等距分布的衔环铺首,两尊佛像,一对双首连体的比翼鸟。佛像螺髻,身后有背光,结跏趺坐在双狮莲花座上。面部轮廓瘦骨清相,唇上还用彩笔描画了八字胡。

  双首连体鸟的形象原型似为孔雀,二鸟首自然分开,每只鸟首上仅有一只眼晴且较突出,口啣一物。身躯连为一体,翼伸张,足屹立,作俯栖状。一对双首连体鸟正好构成一对壶系。

  壶腹部绘两排持节羽人,上排十ー人,下排为十人,高低交错,两两相对,空隙处还穿插点缀着疏密有致,飘忽欲动的仙草和云气纹。羽人身体极瘦,背脊生毛,头有双角,腹部纤细,双手持节。

  盘口壶下腹部近底处绘有一周仰莲纹,莲瓣较瘦长。另外在壶盖的内壁、盘口内壁亦描绘着一些诸如仙草、云气、连弧、弦纹等图案。绘出的线条活泼宛转,生气盎然,柔和流畅,动感极强,笔法之妙,实在令人惊叹。

  釉下彩是瓷器釉彩装饰的一种,又称“窑彩”,是陶瓷器的一种主要装饰手段。它是用色料在已成型晾干的素坯上绘制各种纹饰, 然后罩以白色透明釉或者其他浅色面釉, 一次烧成。烧成后的图案被一层透明的釉膜覆盖在下边 。在此件青瓷釉下彩羽人纹盘口壶出现之前,陶瓷研究界普遍认为成熟釉下彩绘瓷器的烧制始于唐代中晚期的长沙窑。

  唐代产生了伟大的诗人和书法家,同时也产生了伟大的能工巧匠。 长沙窑敢于始开先河,采用诗文做点缀,还烧出了世界上最早带有广告语的陶瓷,在瓷器上留下以文字作装饰题材的创举。

  现藏于长沙市博物馆内的青釉褐彩“春水春池满”瓷壶,有五言诗“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一首,通篇以“春”字贯穿,读来朗朗上口,仿佛令读者亲自来到诗中所描绘的美好境界,是咏春复字诗的佳作。

  直到1983年,南京市博物馆的考古工作者在南京南郊雨花台区长岗村一带发掘了一座孙吴晚期的墓葬,出土了一件青釉褐彩羽人纹盘口壶。它的出土,证明我国早在三国时期就已具备了烧制釉下彩瓷器的先进工艺,打破了学术界传统的观念,将釉下彩绘工艺出现的时间提前了约500年。

  那么,釉下彩工艺为什么会出现在三国时期?早在吴国孙权统治时期,在扩充军队实力的同时,还积极发展吴国的农业、手工业,陶瓷业也迅速发展,并由此形成了一个以青瓷烧造为主的窑系。同时他在执政期间非常看重“祥瑞”之兆,由此也推动了釉下彩的创烧技艺。这件盘口壶是用褐黑彩在瓷胎上作画,然后罩透明青釉,入窑经1300度左右的高温烧成的,是一件完整美观的釉下彩瓷器。这种在瓷器上绘画的工艺在当时已经相当成熟,为研究孙吴及西晋时期的陶瓷绘画艺术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羽人,即长着羽毛的人,这是来自于道教的一种传说,传说是羽化成仙。这些羽人的形象与洛阳西汉ト千秋墓室壁画中身披羽衣的老者较为相似。可见,“身不沈(沉),骨不重”“体生毛”“失人之本,更受异形”是人们幻想中的“得仙”“升天”的“仙人之形”。羽人所持之“节”是一种信符,除天子赐给臣下之外,方士或神仙的使者也可持节。由此可推测,这些羽人应是神仙使者,他们神情恭敬,态度虔诚,似乎正在等候着墓主人灵魂的归来,引导升天。

  釉下彩羽人纹盘口壶上的装饰将佛教、道教乃至谶纬融为一体,但似与道教的关系更为密切一些。由此可见,盘口壶彩画的作者在作画时深受道教经典的影响,同时那一时期佛教已渐盛行,佛教艺术形象也开始渗入绘画领域。

  青釉褐彩羽人纹盘口壶,将制瓷工艺和绘画艺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开拓了瓷器装饰的新途径。这是迄今为止所见用釉下彩绘美化瓷器的最早典型,也是迄今所见孙吴时期最完整的绘画艺术珍品。它的精湛工艺为以后唐代长沙窑、磁州窑的釉下彩绘,乃至更晚的青花瓷、釉里红等著名品种的出现开辟了道路,是陶瓷装饰艺术的一项重大变革,在我国陶瓷史上有着重大的意义。

  2013年8月19日国家文物局发布的《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目录》中,就包括这件青瓷釉下彩羽人纹盘口壶。可以说,这件青瓷釉下彩羽人纹盘口壶是名副其实的“国宝”。

菠菜app
上一篇:粗碎成沙 粒状或粉状     下一篇:���转换��_27